記與死亡擦身而過的2013

記與死亡擦身而過的2013

我不是會許新年願望和喜歡做回顧的人,但我的2013年實在過得太「精彩」,好幾個關乎命運的關鍵時刻出現了,所以在2014年來到前的兩小時,我還是好好寫下這一篇,以茲紀念。

叫作「命運」或「人生」的「不可知」,一步一步的將我最重要的推到懸崖邊上,我們一次一次的,驚險的躲過了「跟最重要的人別離」。

我現在能夠好好寫下的,應當是9月中在台灣發生的「車禍」了﹣﹣要加上引號,是因為這車禍不是在道路發生的,而是在清境山上的一家賣伴手禮的店裡。

當時我正在挑香水給朋友做伴手禮,我背著櫥窗聞完了一個一個小小的玻璃瓶,最後決定買某個味道,就在轉身從背包中拿出銀包來結帳的時候,我回頭不經意的望向櫥窗﹣﹣竟然有一輛貨車正迎頭衝進來!

沒錯,我睜大眼睛的看著車頭衝進店裡,撞破了櫥窗和櫃子引起巨響,我慌忙往後退了幾步,被碎片打到頭,然後一整排貨架塌下來把我的左腳掌壓住了,我用力把腳拉出來,汽油的味道愈來愈濃,如果會爆炸就不得了,我害怕的回頭找Vincent,而他正衝過來握著我的手把我拉走,後面兩個女店員驚慌一邊尖叫,我們一邊往旁邊相連的餅店拔足逃生,我們也繞了「U」型的圈跑到外面的停車場。

很多人在圍觀,警察在二十分鐘後到了,一個警察走過來跟我說他姓趙,是趙子龍的趙。因為最近的醫院在一小時車程以外的埔里,我墊著路人給的冰坐在階梯上等救護車,冷靜的打電話跟民宿說我們今晚沒法回來吃晚飯,因為出意外了。等著等著,一小時後,救護車終於來了。

沒想到更可怕的在後頭,那是大概6點15分,天色已經暗了,因為店家老闆的傷比較重,在那像小貨van救護車太窄,只能容他一人躺下,我就坐在旁邊拉著扶手,車用時速90多公里往下坡走,然後司機哥哥像拓海一樣高速轉急彎,上山的車讓路給他時,他毫不客氣的卡去人家讓出來的空位直衝下山……

我們兩個傷者明明都大概是皮外傷,車上他們幫我量了血壓,說是偏高,我心想你開那麼快……怕死是一定的啊。最後,我們不到30分鐘就走完了人家說是1小時的車程到了醫院…..

後來還有好多小事情,比如說:

  • 我在醫院第一次坐輪椅被你推著,那是我最想哭的時候。
  • 離開醫院時已經晚上快九時了,警察還打來催我們快點去派出所落口供。
  • 雨愈下愈大了,上山時我的腿愈來愈痛,心中的擔憂一重又一重。
  • 山上的派出所很閒,警員都在沙發看電視追颱風「玉兔」的消息。
  • 落口供時,民宿老闆娘跟派出所所長一直在我身方插嘴哈拉,還過來看那司機的口供紙,說他「原來不是醉駕」。
  • 民宿老闆娘人很好,落完口供後請我們吃了一雙雞,平常吃隨便素的我也從命的吃著,熱騰騰的好吃得要命。(當然還有命吃雞所以很感動)
  • 後來警察給的理由是車子下坡失控。

我在颱風延誤班機晚了兩天才能回香港,回到家中,我才夠膽口跟媽媽說意外的事,說完了,我眼睛是紅的。

那車子撞進來驚心動魄的一分鐘,我事隔4個月仍心有餘悸。

陳腔濫調,在經過之後,變成由衷的想法。
好的壞的,現在都不重要了。我要讓自己牢記,每一天,都可能是我能愛你/你們的最後一天。
如果真的是,我要珍惜這一天,如果幸運的我們又多活了一天,那更該要帶著感謝的心,去珍惜眼前人。

2014年的每一個今天,我想,好好去愛。不僅是另一個人,還有自己,還有家人,還有每個互相珍重的朋友。

PS:因為等了一小時,在等候過程中,Vincent幫忙拍下了案發現場,那時是想要claim保險是用的……
IMG 8935IMG 8938

我一拐一拐的下山了,終於到了台中站拿回行李,繼續南下的行程時,你拍下了我和我的大膠布(OK繃)……
IMG 8942

R0305418
在意外之前,我們由清境農場走下山回民宿,最後一張合照是站在第450級階梯上,拍著我們的腳。如果,真的有個萬一,那就是我們最後的合照了。想起心還是會寒。

這是車禍後隔天的合照,我只是額頭貼了大膠布和腳受了皮外傷。如果我沒來得及閃開,如果你不是走遠了,如果我們真的被那失控的貨車直接撞到了,這張相片,也許不會存在了。

這是車禍後平安回到市區的合照,如果我沒來得及閃開,如果你不是走遠了,如果我們真的被那失控的貨車直接撞到了,這張相片,也許不會存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