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落一身黑

抖落一身黑

背著借來的陌生相機,走在熟悉的街,在我們日漸陌生剝落的城裡頭,一路走我也一邊零碎著,崩落。
我把死去的花的枯葉儲起來,春天浮躁的蠶食著它們,黃色的脈落模糊不清。我不敢看進鏡裡。

黑色把繚亂的燈影驅去,把人猛然弄醒,夢魘後出的一身汗裡頭,偷偷把眼淚放進去。

卸去微笑和偽裝,坦承的面對軟弱和易碎,你說,這才可能是真正的強大。畢竟日子那麼長。而我們沒有選擇的來到了。我抓緊那一點光,那一抹最重要的顏色,那些慶幸的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