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Day Before and After 出嫁前的一天

The Day Before and After 出嫁前的一天

推開門,眼前是全白的房子,抬頭是三個方形的窗,窗外一片新綠。雲石地板滲著一點灰,光從床後面柔和的曬在雲石的紋理,我非常掙扎地,一邊手忙腳亂的打開行李把婚紗掛好,一邊趁著下午五點最後的光線,匆匆忙忙地挖出數碼和菲林相機,來拍這個珍貴的,一切尚未開始,尚未過去的一刻。

光的救贖

光的救贖

害我哭出來的,不單是文字。而是我驀然看到的,落在書上的樹影,和光。

我幾乎忘了,我有多愛樹的影子。曾是一個,看到光透過樹的隙縫,落在牆上,地上的樹影,都能快樂起來的女子。拍著菲林時,往往一看到樹影便胡亂的拍一大堆。

我也忘了多久沒對自己微笑。忘了自己曾那麼容易快樂起來。

春分。在山城

春分。在山城

春分,日光直照赤道,日夜長度剛好是一半的這天,趁春意正濃(而相機也快封塵),我們相約回中大踏青去。
繞著山城,我們很簡單的繞上一圈,在canteen吃過午餐,躺下來發呆,然後又去吃茶餐,沿路看看花和樹,看看新的書室。其實光是回到老地方,叫一個茶餐西多士加紅豆冰,那味道和空間本身,都很療癒了。我們聊天時談到,當初選大學報讀哪個系的時候,我們首先選上的,其實是這個校園環境,其次才是學科。嘿,所以我們遇上了。

世界最美書店:馬斯垂克「天堂書店」

世界最美書店:馬斯垂克「天堂書店」

從喜歡上建築開始,去旅行的樂趣又添了,當中特別深刻的,莫過於,你會為走進那座夢想中的建築,長途拔涉,多用七八小時坐來回車去小城,或住上一個晚上。

這次想說的小城,是荷蘭東南端的馬斯垂克(Maastricht)。這個荷蘭最古老的城市中,有一座全世界最美的書店在等我。

去蓮香樓搶蓮蓉包

去蓮香樓搶蓮蓉包

多新茶樓看不到的風景,你還可以在蓮香樓這邊找到--推車仔、自己沖茶的茶盅、一定要搭的檯,還有痰罐(!)。

至於為什麼要搶包?因為這邊的點心還保持著舊式推車仔的方式,由姐姐推出來的車每次一離開廚房,便被人包圍得水楔不通,一個個蒸籠你分不清是什麼點心,一定要靠問的,像我小時候每一家酒樓都一樣,只是現在用了點心紙下單,能跟姐姐伙計的交流就只下追單催上菜快一點了。當然,除了供應有限,要搶的原因,當然是他們家的蓮蓉真的超過滑,包薄和餡料多又靚,加上蓮蓉中間有蛋黃,像食月餅一樣~吃的不止是懷舊和熱鬧,食物的質素很不錯也是重點吧!(再加上我真的很喜歡跟這裡的叔叔搭訕)

紀念日:仍然在呼吸都要慶賀

紀念日:仍然在呼吸都要慶賀

就這樣,又一年了。

去年今日,你拉著在旅行中出了意外後受了輕傷的我,離開清境下山。因為貨車失控撞進店裡的時候,我朝窗的方向在購物,正面看到車子,反應及時,躲過一個更可怕的結局。

菲林裡的中大校園:臨別的回頭

菲林裡的中大校園:臨別的回頭
因為網站起改版中,所以把所有以前幾年拍的相片都翻出來看,特別是那些沒有POST過的。 鼠標,一直滑著,滑過了一次次的旅行、我城的街道、家人的相片,直到一張黑白的桌子,桌上有兩個檸檬批。 場景是熟悉不過的一個中大飯堂:Med Can。那是在2007年終,在畢業之前我帶著相機上學,拍下我想記住的地方,和事物。 心上最美的,是那條你每天送我回宿舍的路,考Media-> Continue

抖落一身黑

抖落一身黑

背著借來的陌生相機,走在熟悉的街,在我們日漸陌生剝落的城裡頭,一路走我也一邊零碎著,崩落。
我把死去的花的枯葉儲起來,春天浮躁的蠶食著它們,黃色的脈落模糊不清。我不敢看進鏡裡。

你好,28歲

你好,28歲

惟願真實的活著。

願繼續帶著孩子氣,不忘初衷,微笑著面對所有。分對了輕重,只做最重要的小事。
謝謝你的疼愛,也謝謝每個朋友的惦念。
微小的期許,只想要,更懂得自在。

我的手作仔:羊毛氈龍貓公仔

我的手作仔:羊毛氈龍貓公仔

我跑了去買羊毛氈材料(就是真正的羊毛條),一針一針的篤起來,前後弄了兩個星期,總共大概花上20多小時,看電視篤、講電話篤、放假坐在床邊篤。 親手去塑造一個,令人安定心神的形狀,換上自己和別人的一個微笑,都值得了 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