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夜。蟬鳴如雷。響徹天地 Candlelight Vigil 2012

這夜。蟬鳴如雷。響徹天地 Candlelight Vigil 2012

這夜,在歌唱之前,十八萬人一起低頭默哀。夏夜中,有涼風,有月亮,和繁星點點。

頃刻間,蟬鳴如雷。

在靜默中,我抬起頭,看維園的夜空和樹木間迴盪著。像是夏蟬也來赴約了。牠們用躁動的嗚叫,回應香港人浩浩蕩蕩的這一行。廿三年來,這公園一草一木,都有著我們的共鳴。

悲傷的氣氛,更凝重了。

默哀完結,蟬嗚方罷。

《坦克人》(The Tank Man):一張相片,能為世界做什麼?

《坦克人》(The Tank Man):一張相片,能為世界做什麼?

這一卷來自1989年菲林裡,有一格世人熟悉的影像。

影像的背景是灰濛濛的街,街上有幾輛坦克,和一個站得筆直的青年。

這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時刻,但在這之前,還有之後,你可知道攝影師是怎樣一步一步的試著接近事實的真相,或者是,他是怎麼活過來的。
那一個初夏的晚上,除了Stuart Franklin,還有另外四位攝影師拍攝了同一幕”The Tank Man“。

First Day, Mayday

First Day, Mayday

人生的另一個五月,快要用完了。

我在底片和相片中,重回第一天的美好。

一切尚未來臨,一早醒來,藍天就高掛頭上,笑容已在期待裡在盛開了。我在看五月天演唱會的第一天請了假(對,是一連六場沒錯),準備迎接期待了一年的約定。開始了、尚未完成和終點之間,是一次混雜著陽光和汗水的瘋狂追逐。一台Nikon FM2、一卷停產了的Kodak E100VS正片、一台GRD、兩個小本子、一支筆、一副墨鏡,陪著我,做個暢快活著的瘋子。

總是美好的塔門

總是美好的塔門

我的城市之西,竟有如此安靜的小島,有海洋、綠草和恬靜的牛群。小島的名字叫塔門。

自然的力量,可讓人平緩、癒合、重生。
人和人,人和地方,都有著緣份。

每次來塔門,結伴的人都不同,人生每有轉折時,總會回來一次。
……
人生,要在對的地方,跟對的人一起渡過一些美好時光,談何容易。我卻這麼幸運,每次來,都帶走滿滿的笑容。天氣驟變,但當心能平靜的倘開,美好的風景,自然能進來。

我還會再回來,會變得愈來愈容易感到快樂,會變得更成熟更自信,成為令自己更喜歡的人。這樣,才對得起這美麗之地。

和家人共度的時光

和家人共度的時光

拍照到底有什麼意義?外面的世界色彩喧鬧,有許多美麗的風景和人可以拍。但除了沉迷在光影和Geometry,真正有意思的,非保留不可的,其實是把跟重要的人共度的時光,好好保存下來,他日當我們身在時間河畔的另一端時,還可以拿著物證,跟孩子或朋友,分享曾經的美好。以這個為前題的話,其實用什麼相機,菲林或數碼,一點都不重要,只要能抓住那溫度、那笑容,和被拍攝的人保持親近的距離就是一台好機器。

在家沖菲林全紀錄

在家沖菲林全紀錄

既然都用比別人慢的節奏來拍照,再多花一點時間,和拍過的相片多相處,親手迎接它們的誕生,自然就會對影像建立起感情來。
我喜歡花一個早上,在家親手幫影像接生,好看的、平庸的,都確確切切,從我的一念之間,帶到眼前,影像逐漸顯現,刻進了膠片中。而且它們不易分解,一定會活得比我長久。

開箱沖底片去! Paterson沖片罐!

開箱沖底片去! Paterson沖片罐!

好吧,我從沒想這頭一次寫開箱文,竟是這麼「另類」的產品 XD

而且我其實不是第一次開這個箱,兩年多前,我已買過一次。不過那時候戰戰兢兢,擔心自己在家弄這個失敗了沒人幫,心裡只想著成功率,如今連柯達正片都宣告停產(富士你要撐住,靠INSTAX即影即有多賺一點錢啊),能在中環士丹利街隨手買到沖菲林的用品,希望還可以玩多十年八年吧!

東方日報訪問:懷舊小龍女…

東方日報訪問:懷舊小龍女…

剛收到媽媽的電話,她說WHATSAPP了一些相片給我--還說「我今日揭揭下報紙,見到個女仔好熟口面,好似我個女喎!」
真的令人感動,因為你沒認錯XD,那真的是你女兒啊。

但媽媽見到「愛相機成狂」,今晚會不會把我的相機踢出她的防潮箱。

每個舉杯慶賀的此時,此刻 Celebrate the present

每個舉杯慶賀的此時,此刻 Celebrate the present

我明白,我是追不上日子和事物消失的速度,所以我必須寫。
二月快完結了,我們不停的慶祝。無論是情人節去大排檔,還是生日去南丫島玩,我都過得很快樂。我們拍了不少照片,背著相機在街漫無目的地走,看到可愛的小貓時,我還是擋住了你搶去最好的角度。

謝謝你的禮物讓我暫時忘記生日的真正意思(是我又老了一歲),謝謝你為每個大小日子留影,相片最重要的功能,就是凝住笑容,壓制成回憶的佐料。看著你隆重其事的拿出停售了的Astia (RAP100)底片來幫我拍照,我又微笑了。每個小小的細節我都記住了。後來我看到星座的性格分析,最認同的,就是水瓶座善忘,但會記住一道微小的細節,自己感動自己。

PCM訪問:一個愛菲林的女生

今期PCM有關女生用菲林拍攝的專題有小女子的訪問。那晚的聊天蠻愉快的。果然在談論熱愛的東西時特別起勁,而我蠻自豪被稱作相機和歷史database的 XD

一路用心的拍著寫著,本身已是幸福的事;路上能認識更多朋友,分享影像筆記,是額外的美好。

我時常想起在台北眷村改成的好丘Good Cho’s Cafe看到的這個印仔,它說:

做喜歡的事,讓喜歡的事有價值。

說到愛 Shoot it out of love

說到愛 Shoot it out of love

當我們說到愛,它無所不容,情人、家人、﹑朋友。它可以是慈悲、可以是一句話、或是一個擁抱。

這幾年,我最喜歡的作品,都是關於人的照片。不管是在台灣的平溪小火車上、在鬧哄的港地鐵車箱中、在城市不息的人海裡;小女孩輕輕把頭靠在父親的肩膀上、戀人們倚著睡著、新娘把手交給了對方、妹妹在草地上跑向姐姐……在疲憊時的倚靠,傷心時可傾訴,相互理解是愛、溝通和關心也是。

每天我們都在愛人、被愛、或相愛。

像我這樣一個拿著相機的女子

像我這樣一個拿著相機的女子

這裡為什麼叫「Eternity at Fingertips 永恆一瞬」?我們只有現在,何來永恆?

亞歷山大問已死去的妻子,「什麼是明天?」
「是永恆加上一天」她說。

這是我最喜歡的電影﹣﹣Eternity and a day的對白。

現在,就是永恆。

人生匆匆一瞬,途上風光像坐倒頭車一樣,你把目光放在不停消失的事物上,或許花半生懷緬一個時空、一個人、一個當時的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