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 Category: 相機

親手做自己的相機帶 @ BEIS Leather Workshop

親手做自己的相機帶 @ BEIS Leather Workshop

這是我第一次動手做皮革,當初本來想跟大伙兒一起做一條全新的,但workshop那天恰巧帶了Rolleiflex出去,心血來潮下,就跟同樣喜愛老相機的老師Ryan討論該怎樣翻新我那條老舊的原裝相機帶,保留原來的「較剪腳」(剪刀腳)。原裝的那條是跟著3.5F一起從eBay標回來的,少說也有60年歷史了,其實它還有一點彈性,但那些殘殘的裂紋一直讓人很不安,終於在悲劇發生之前,親手翻新了它,換上新的健康的皮革,不知道能否再用個60年 🙂 ?

像我這樣一個拿著相機的女子

像我這樣一個拿著相機的女子

這裡為什麼叫「Eternity at Fingertips 永恆一瞬」?我們只有現在,何來永恆?

亞歷山大問已死去的妻子,「什麼是明天?」
「是永恆加上一天」她說。

這是我最喜歡的電影﹣﹣Eternity and a day的對白。

現在,就是永恆。

人生匆匆一瞬,途上風光像坐倒頭車一樣,你把目光放在不停消失的事物上,或許花半生懷緬一個時空、一個人、一個當時的自己。

我的老相機 My Old Cameras

我的老相機 My Old Cameras

有時候,我會不想相信一切有盡頭。

我喜歡菲林不僅因為質感的浪漫執著,或是享受黑房藥水味,更重要的是我所使用工具(相機)和菲林這媒介之間的關係及整個過程。

就像MP3會取代唱片,菲林會被數碼感應器淘汰一樣。擁有131年歷史的柯達面臨破產了(現在我由衷希望Fujifilm x50和Pro-1x大賣,不然film這字很快被寫進歷史)。

日常生活中,還有哪台機器是不用電子操作的?我是科學白痴,但我非常喜歡全機械相機操控時的實在感。(所以才會擁有十台老相機啊)

沒有超高解像的LCD螢幕,沒有自動對焦也沒有自動曝光,對很多人來說是多大的不便,我卻甘之如飴。

來自捷克的一雙美麗眼睛:Flexaret VI

來自捷克的一雙美麗眼睛:Flexaret VI

這是我的第四台雙鏡相機。之前一直用德製的Rolleiflex,好想試一台更帥更特別的,而在ebay找到了灰色機身的捷克雙鏡相機Meoptar Flexaret VI,就被它的古典設計迷住了。(我是少數這麼迷戀相機機身的女生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