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 Category: 感性的

The Day Before and After 出嫁前的一天

The Day Before and After 出嫁前的一天

推開門,眼前是全白的房子,抬頭是三個方形的窗,窗外一片新綠。雲石地板滲著一點灰,光從床後面柔和的曬在雲石的紋理,我非常掙扎地,一邊手忙腳亂的打開行李把婚紗掛好,一邊趁著下午五點最後的光線,匆匆忙忙地挖出數碼和菲林相機,來拍這個珍貴的,一切尚未開始,尚未過去的一刻。

光的救贖

光的救贖

害我哭出來的,不單是文字。而是我驀然看到的,落在書上的樹影,和光。

我幾乎忘了,我有多愛樹的影子。曾是一個,看到光透過樹的隙縫,落在牆上,地上的樹影,都能快樂起來的女子。拍著菲林時,往往一看到樹影便胡亂的拍一大堆。

我也忘了多久沒對自己微笑。忘了自己曾那麼容易快樂起來。

春分。在山城

春分。在山城

春分,日光直照赤道,日夜長度剛好是一半的這天,趁春意正濃(而相機也快封塵),我們相約回中大踏青去。
繞著山城,我們很簡單的繞上一圈,在canteen吃過午餐,躺下來發呆,然後又去吃茶餐,沿路看看花和樹,看看新的書室。其實光是回到老地方,叫一個茶餐西多士加紅豆冰,那味道和空間本身,都很療癒了。我們聊天時談到,當初選大學報讀哪個系的時候,我們首先選上的,其實是這個校園環境,其次才是學科。嘿,所以我們遇上了。

紀念日:仍然在呼吸都要慶賀

紀念日:仍然在呼吸都要慶賀

就這樣,又一年了。

去年今日,你拉著在旅行中出了意外後受了輕傷的我,離開清境下山。因為貨車失控撞進店裡的時候,我朝窗的方向在購物,正面看到車子,反應及時,躲過一個更可怕的結局。

你好,28歲

你好,28歲

惟願真實的活著。

願繼續帶著孩子氣,不忘初衷,微笑著面對所有。分對了輕重,只做最重要的小事。
謝謝你的疼愛,也謝謝每個朋友的惦念。
微小的期許,只想要,更懂得自在。

記與死亡擦身而過的2013

記與死亡擦身而過的2013

我不是會許新年願望和喜歡做回顧的人,但我的2013年實在過得太「精彩」,好幾個關乎命運的關鍵時刻出現了,所以在2014年來到前的兩小時,我還是好好寫下這一篇,以茲紀念。

叫作「命運」或「人生」的「不可知」,一步一步的將我最重要的推到懸崖邊上,我們一次一次的,驚險的躲過了「跟最重要的人別離」。

我現在能夠好好寫下的,應當是9月中在台灣發生的「車禍」了﹣﹣要加上引號,是因為這車禍不是在道路發生的,而是在清境山上的一家賣伴手禮的店裡。

我只是想,看見 I just wanna see

我只是想,看見 I just wanna see
一整天背著相機,有時刻意去哪裡走走拍拍,有時並不,因為要看的,不只是這個世界﹣﹣而是自己。為了要看到自己,而一直或誠實或造作的拍下去,其實才是最簡單的動機。 拍下去不為發表不為謀生固然是一種輕省,但只為給自己個交代,也非易事。 (more…)

I collect light

I collect light

拍照最原始的欲望,就是收集光,還有種種與美好有關的記憶。一片兩米成一米的小花海,就是我的遊樂場了。

淨:我的第一棵蝴蝶蘭

淨:我的第一棵蝴蝶蘭

從窗戶吹進來風,帶著被雨水洗過的清澈,暫時趕走了春天的濕悶,我的花背著光,倔強的盛開了七十多天,看起來猶如剛盛放一樣,這是很多終結換來的開始吧。我看著她,覺得自己還能憑著一口氣,再走遠那麼一點點。

就憑那樣一朵勇敢的花,一面往終點奔走,一面肆意的美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