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g Category: sentimental kills

抖落一身黑

抖落一身黑

背著借來的陌生相機,走在熟悉的街,在我們日漸陌生剝落的城裡頭,一路走我也一邊零碎著,崩落。
我把死去的花的枯葉儲起來,春天浮躁的蠶食著它們,黃色的脈落模糊不清。我不敢看進鏡裡。

曝曬的黑

曝曬的黑
陽光下我們無處可逃 一隻鴿子飛過我 無法留下刻度的,年年月月 無法停駐的漂流,如是我們 拚命吃喝拉吐並拚命展示裡頭的每個細節 (more…)

花落之間

花落之間

盛開就如青春一樣短暫,就像那次看林懷民的花語,開首十多分鐘的年輕的身體在粉紅色的花瓣中旋轉,然後衰敗突如其來,一退場,所有的花瓣都不見了,只剩一地灰黑和鏡海,把舞者困住。

今天原來是把花帶回家的第九天了,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替花換水,生命腐爛的氣息一天比一天濃烈,在狂亂的凋零過後,最後幾朵未開的桔梗仍在靜靜等待。要是有足夠的因緣和條件,她們或許能轉換姿態,如果不,終將在閉鎖中枯乾。反正沒有狀態能永恆凝定。沒有什麼東西需要追逐或緊握。

島嶼與黎明

島嶼與黎明
夢醒來時,真的會痛。 下飛機的那個凌晨,我硬撐著不願睡,抱著本子寫到了四、五點。 天一亮,我便會打回原形,被弄丟回到原來的世界當中。而其實我並不知道哪個比較真實。 那輕輕的刺痛我還記得。 (more…)

誰的海

你的海永遠在幻覺的彼岸
沉默來了又去了盡了又止了
杯的邊緣擦過的所有轉瞬
刮傷不過是一場錯亂中的生活
總是猛然清醒的剎那
海退盡後浪聲喧叫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