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送,一個個背影


「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:不必追。」

﹣龍應台。《目送》

我記得我是紅著眼讀完這本書的。

人,有時候靠眼神,或是身體說故事。這一次,我想說的,是距離。

一個人和一個人,該怎樣交換溫度?該怎樣彼此目送,對方的逐漸遠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