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中的直島Oval | Naoshima, mon rêve


迷上了安藤忠雄的世界,是四年多前的事了。我是在大學的最後一年修了一課建築課,跟老師出去考察了幾次就迷上了空間的光影,當時一份作業就是要畫柯比意作品的草圖﹣﹣後來才知道他是安藤老師的啟蒙。

2011年去大阪和京都時,特地把光之教會排進行程了﹣﹣我也沒想到自此我會迷上了清水混凝土的明淨空間,光線穿過了透明的十字架和窗戶,包覆在我的身上。自此像是被下了咒一樣,讓人忍不住再三走訪他創造的空間﹣﹣不管有多不方便或和昂貴(主要是驚人的交通費)。

正是這著迷般的執著,把我引來了直島﹣﹣以藝術和自然為命題的島嶼在1988年動工,一個島上面就有七個安藤忠雄的建築物和一個裝置藝術,連飯店也是由他設計的,令整個行程更為夢幻(咳,那價錢也是)。

直島最吸引我的,就是Benesse Art Site直島的Oval了。看著官方網頁上那美麗的弧線,我不顧一切的決定訂最貴的Oval留宿一晚,還硬把行程從名古屋大阪拉到四國去(想起來我這人也太輕易義無反顧了)。

一個明媚的星期天早上,我們六點多爬起來,換乘了電車、JR和汽船,終於來到直島了,因為check-in時間還未到,我們放下行李後,先去看了美得令人屏息的地中美術館和Bennese House展覽後﹣﹣拖著感冒愈來愈重的身子,到了下午三點可以check in時,我已經快不行了,印象中就是靠著對Oval的期待撐下來了!

Oval 是直島其中一個由安藤老師設計的建築,只有六個房間圍著鵝蛋形的水池,在天空繞出美麗的弧線。作為第一組設計的飯店,Oval位於直島的最高點,而且隱私度非常高﹣﹣必須要搭無人駕駛的單軌列車才能到達!我們用房卡開了通往Oval的門,門後竟然只是一個電車站!6座位的小電車緩緩的爬上山坡,灌木叢把前路檔住了,我興奮的期待著那近在咫尺美麗的所在。

下了車,眼前迎來了水在腳底往下流的玻璃小走廊,看著走廊盡頭的中庭,我緊張的走近﹣﹣不消幾步便到了柳暗花明的中庭,灰銀的水泥牆跟刷了Tiffany湖水綠的門繞成的圓抱著水淨,雲在青天,而水在池中,潺潺作響。服務員把我們帶到房間(不然我們不會懂得開那無人列車),稍作介紹便離開了。我忍不住讚歎起每個細節來,不管是桌上的小巧克力、那沙發前的三本介紹直島的精裝硬皮書,還是窗外那寬容寧靜的瀨戶內海,通通都很夢幻。

拿起相機我們開門去拍中庭,也上了天台拍海洋的全景了。即使是靠吃藥撐著,但那飽滿的感動的確令人暫時忘記身體的疲憊了,這就是我期待了整整半年的海洋和建築了!我們真的來到了直島,而且準備住下來一個晚上!最可惜的是感冒藥的藥力好強,走完一天回到房間梳洗後,我就抱著床頭的書沉睡了(裡面有這套房的負責藝術家在畫壁畫的相片)。然後我張開眼,就是被叫醒看日出了。躺在床上看到黑暗盡處暈開的紅光,新的一天到臨了這個感性的島嶼。

Oval不張揚的靜靜躺在山頂,流水聲裡外的包繞,提醒著人們,你們正身在海洋之中。我們都,一樣的,在名叫人生的海上,漂浮、狂喜、然後學會欣賞靜好的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