紀念日:仍然在呼吸都要慶賀

紀念日:仍然在呼吸都要慶賀

就這樣,又一年了。

去年今日,你拉著在旅行中出了意外後受了輕傷的我,離開清境下山。因為貨車失控撞進店裡的時候,我朝窗的方向在購物,正面看到車子,反應及時,躲過一個更可怕的結局。詳細的記
述,之前寫過了。

那兩天做過的事我記得非常清楚。然而,昨晚重看這些相片時,心裡還是有點毛毛的。特別是那隻藍色眼睛的貓,牠是我出事前按的最後一張。那眼神,似在輕蔑和嘲笑這兩個傻乎乎玩得那麼高興的遊客,懵然不知命運安排了什麼在前方。

那時候,感觸一大堆的,說好了要好好寫,竟也牽拖了一年。說起這些私事的原因,說是感恩也不貼切,不如說是稍有一點感悟吧--對於真實的脆弱,和所謂「正常」的日常軌跡。「萬一」的「如果」,只需要一毫米的偏差,現實就能崩解。當我怎樣寫也不能準確說出自己的想法時,去看死亡擦身而過的前前後後,所拍的相片,亂寫一點相片的描述,散漫但反而真實。

畢竟怎麼過,怎麼寫,一個人躲起來說話,都只為了跟自己交代啊。
重要的是,我們都活過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