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中環

去蓮香樓搶蓮蓉包

去蓮香樓搶蓮蓉包

多新茶樓看不到的風景,你還可以在蓮香樓這邊找到--推車仔、自己沖茶的茶盅、一定要搭的檯,還有痰罐(!)。

至於為什麼要搶包?因為這邊的點心還保持著舊式推車仔的方式,由姐姐推出來的車每次一離開廚房,便被人包圍得水楔不通,一個個蒸籠你分不清是什麼點心,一定要靠問的,像我小時候每一家酒樓都一樣,只是現在用了點心紙下單,能跟姐姐伙計的交流就只下追單催上菜快一點了。當然,除了供應有限,要搶的原因,當然是他們家的蓮蓉真的超過滑,包薄和餡料多又靚,加上蓮蓉中間有蛋黃,像食月餅一樣~吃的不止是懷舊和熱鬧,食物的質素很不錯也是重點吧!(再加上我真的很喜歡跟這裡的叔叔搭訕)

抖落一身黑

抖落一身黑

背著借來的陌生相機,走在熟悉的街,在我們日漸陌生剝落的城裡頭,一路走我也一邊零碎著,崩落。
我把死去的花的枯葉儲起來,春天浮躁的蠶食著它們,黃色的脈落模糊不清。我不敢看進鏡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