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

光的救贖

光的救贖

害我哭出來的,不單是文字。而是我驀然看到的,落在書上的樹影,和光。

我幾乎忘了,我有多愛樹的影子。曾是一個,看到光透過樹的隙縫,落在牆上,地上的樹影,都能快樂起來的女子。拍著菲林時,往往一看到樹影便胡亂的拍一大堆。

我也忘了多久沒對自己微笑。忘了自己曾那麼容易快樂起來。

I collect light

I collect light

拍照最原始的欲望,就是收集光,還有種種與美好有關的記憶。一片兩米成一米的小花海,就是我的遊樂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