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

春分。在山城

春分。在山城

春分,日光直照赤道,日夜長度剛好是一半的這天,趁春意正濃(而相機也快封塵),我們相約回中大踏青去。
繞著山城,我們很簡單的繞上一圈,在canteen吃過午餐,躺下來發呆,然後又去吃茶餐,沿路看看花和樹,看看新的書室。其實光是回到老地方,叫一個茶餐西多士加紅豆冰,那味道和空間本身,都很療癒了。我們聊天時談到,當初選大學報讀哪個系的時候,我們首先選上的,其實是這個校園環境,其次才是學科。嘿,所以我們遇上了。

你好,28歲

你好,28歲

惟願真實的活著。

願繼續帶著孩子氣,不忘初衷,微笑著面對所有。分對了輕重,只做最重要的小事。
謝謝你的疼愛,也謝謝每個朋友的惦念。
微小的期許,只想要,更懂得自在。

I collect light

I collect light

拍照最原始的欲望,就是收集光,還有種種與美好有關的記憶。一片兩米成一米的小花海,就是我的遊樂場了。

花落之間

花落之間

盛開就如青春一樣短暫,就像那次看林懷民的花語,開首十多分鐘的年輕的身體在粉紅色的花瓣中旋轉,然後衰敗突如其來,一退場,所有的花瓣都不見了,只剩一地灰黑和鏡海,把舞者困住。

今天原來是把花帶回家的第九天了,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替花換水,生命腐爛的氣息一天比一天濃烈,在狂亂的凋零過後,最後幾朵未開的桔梗仍在靜靜等待。要是有足夠的因緣和條件,她們或許能轉換姿態,如果不,終將在閉鎖中枯乾。反正沒有狀態能永恆凝定。沒有什麼東西需要追逐或緊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