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香港

去蓮香樓搶蓮蓉包

去蓮香樓搶蓮蓉包

多新茶樓看不到的風景,你還可以在蓮香樓這邊找到--推車仔、自己沖茶的茶盅、一定要搭的檯,還有痰罐(!)。

至於為什麼要搶包?因為這邊的點心還保持著舊式推車仔的方式,由姐姐推出來的車每次一離開廚房,便被人包圍得水楔不通,一個個蒸籠你分不清是什麼點心,一定要靠問的,像我小時候每一家酒樓都一樣,只是現在用了點心紙下單,能跟姐姐伙計的交流就只下追單催上菜快一點了。當然,除了供應有限,要搶的原因,當然是他們家的蓮蓉真的超過滑,包薄和餡料多又靚,加上蓮蓉中間有蛋黃,像食月餅一樣~吃的不止是懷舊和熱鬧,食物的質素很不錯也是重點吧!(再加上我真的很喜歡跟這裡的叔叔搭訕)

菲林裡的中大校園:臨別的回頭

菲林裡的中大校園:臨別的回頭
因為網站起改版中,所以把所有以前幾年拍的相片都翻出來看,特別是那些沒有POST過的。 鼠標,一直滑著,滑過了一次次的旅行、我城的街道、家人的相片,直到一張黑白的桌子,桌上有兩個檸檬批。 場景是熟悉不過的一個中大飯堂:Med Can。那是在2007年終,在畢業之前我帶著相機上學,拍下我想記住的地方,和事物。 心上最美的,是那條你每天送我回宿舍的路,考Media-> Continue

抖落一身黑

抖落一身黑

背著借來的陌生相機,走在熟悉的街,在我們日漸陌生剝落的城裡頭,一路走我也一邊零碎著,崩落。
我把死去的花的枯葉儲起來,春天浮躁的蠶食著它們,黃色的脈落模糊不清。我不敢看進鏡裡。

親手做自己的相機帶 @ BEIS Leather Workshop

親手做自己的相機帶 @ BEIS Leather Workshop

這是我第一次動手做皮革,當初本來想跟大伙兒一起做一條全新的,但workshop那天恰巧帶了Rolleiflex出去,心血來潮下,就跟同樣喜愛老相機的老師Ryan討論該怎樣翻新我那條老舊的原裝相機帶,保留原來的「較剪腳」(剪刀腳)。原裝的那條是跟著3.5F一起從eBay標回來的,少說也有60年歷史了,其實它還有一點彈性,但那些殘殘的裂紋一直讓人很不安,終於在悲劇發生之前,親手翻新了它,換上新的健康的皮革,不知道能否再用個60年 🙂 ?

路遙遙,讓我們繼續開拓守護孩子的路

路遙遙,讓我們繼續開拓守護孩子的路
星期五晚上,我慶幸自己下班後趕到政府總部,那一夜,香港人開出了好多令人自豪的路。 第一條,是從前面聽到叫喊聲「讓開,讓物資進來!」,大家同步急忙向左右兩邊退幾步,在中間分出一條路時,看到義工推著的,是一大車的蒸餾水,大家一邊拍掌,一邊傳出了歡呼聲。 (more…)

這夜。蟬鳴如雷。響徹天地 Candlelight Vigil 2012

這夜。蟬鳴如雷。響徹天地 Candlelight Vigil 2012

這夜,在歌唱之前,十八萬人一起低頭默哀。夏夜中,有涼風,有月亮,和繁星點點。

頃刻間,蟬鳴如雷。

在靜默中,我抬起頭,看維園的夜空和樹木間迴盪著。像是夏蟬也來赴約了。牠們用躁動的嗚叫,回應香港人浩浩蕩蕩的這一行。廿三年來,這公園一草一木,都有著我們的共鳴。

悲傷的氣氛,更凝重了。

默哀完結,蟬嗚方罷。

總是美好的塔門

總是美好的塔門

我的城市之西,竟有如此安靜的小島,有海洋、綠草和恬靜的牛群。小島的名字叫塔門。

自然的力量,可讓人平緩、癒合、重生。
人和人,人和地方,都有著緣份。

每次來塔門,結伴的人都不同,人生每有轉折時,總會回來一次。
……
人生,要在對的地方,跟對的人一起渡過一些美好時光,談何容易。我卻這麼幸運,每次來,都帶走滿滿的笑容。天氣驟變,但當心能平靜的倘開,美好的風景,自然能進來。

我還會再回來,會變得愈來愈容易感到快樂,會變得更成熟更自信,成為令自己更喜歡的人。這樣,才對得起這美麗之地。